油气储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步快速登录

扫扫登录网站

一步迅速开始

chuyunhuiyi

中石油是如何创业的

2014-12-26 21:00| 发布者: helloshigy| 查看: 2955| 评论: 0

摘要: 古老的丝绸之路承载着人类无尽的梦想,在悠远、浑古的马蹄与驼铃声中,将世界的东方与西方牵手在一起。汉武的壮怀,凯撒的豪情,让这条神奇的路绵绵千载流淌着琴声、欢笑、友谊和胡笳的悲情。 中亚,丝绸之路的脊梁 ...

 古老的丝绸之路承载着人类无尽的梦想,在悠远、浑古的马蹄与驼铃声中,将世界的东方与西方牵手在一起。汉武的壮怀,凯撒的豪情,让这条神奇的路绵绵千载流淌着琴声、欢笑、友谊和胡笳的悲情。

       中亚,丝绸之路的脊梁,人类的血脉在这里汇集,令这片土地充满了生机与希望。随着海洋文明的兴起,陆地丝绸之花凋谢了。但历史没有放弃中亚,东西方文明在这里撞击的火花依然点亮着山川大地。

       当古老走向现代,21世纪的钟声即将敲响的时候,因为石油的涌流,世界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在这个人类文明的千年会聚之所。

       20世纪,以石油为能源的现代工业改变了人类生活的方式,加速了人类文明的发展。石油已成为强盛的象征,无论盛产与贫缺,任何国家都把它作为国家战略置身于本民族的国策。

       正在高速发展中的中国面对经济全球化的竞争,石油对外依存度逐年增加,自1994年转变为石油净进口国后,石油对外依存度至2011年突破55%,预测到2020年将达67%2030年升至70%。我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能源消费和进口大国,能源危机时刻伴随着它前进的步伐。走出去发展海外石油产业成为国家能源安全战略必然的选择。

       哈萨克斯坦与中国为邻,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计划到2015年成为世界第六大产油国。作为以石油为经济支柱的资源国,发展的石油战略恰恰是引进来。

       走出去与引进来,构成了中哈两国的互补。命运给了中哈两国共同的机遇。

       古老的丝绸之路啊,让这两个山水相依的邻邦再次血脉相连。

       阿克纠宾:中国石油人在中亚的首选战场      

       无论人类如何腾挪呐喊,历史的脚步总是悄无声息地向前,这也让创造历史的人们常在蓦然回首中惊叹时光的巨变。邓小平刚刚推动中国的改革开放时,摸着石头过河的重要一招就是“引进来”,对于拒绝西方一切物质文明闭关自守三十年的中国,这俚语般的三个字却使神州地覆天翻。中国的经济发展成为20世纪末人类最伟大的事件,二十年间,中国人已带着金钱与技术悄然走出了国门。

       但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石油人在哈萨克斯坦的确是迟到了。

       哈萨克斯坦是世界最大的内陆国家,土地面积271万平方千米,人口仅有1600万,探明的石油储量却占世界的百分之三。石油是哈萨克斯坦经济的支柱,但在前苏联的经济体内,石油财富并没有为它带来可观的发展。1991年前苏联解体,独立后的哈萨克斯坦立即提出了石油私有化计划,雪弗龙、壳牌、美孚、康菲等西方各大石油公司闻讯蜂拥而入,很快占据了哈国石油的主导地位,并且利用先进入的优势获得优先购买权,阻止后来者进入哈国石油开发市场。1993年,中海油欲购买哈国里海北部项目8.33%的权益,便被美英石油公司联合利用优先购买权所否决。

       西方的石油巨头们要独享中亚的石油盛宴,拒绝一切分食者。

       1991年的中国不仅还没有形成走出去的国家能源战略,而且身处前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震动中,姓资姓社的争论还没有尘埃落定。1992年春,邓小平南巡讲话如惊雷行空终止了争论,重新扬起改革开放的风帆。这年入冬后中共召开第十四次代表大会,制定了开拓国际市场、发展外向型经济的方针。由此,中国石油人方开始谋划走出去,变“买油”为“买油”、“采油”并举的战略蓝图。

       在才华与智慧上,上帝并没有偏袒欧罗巴人,中国人独具的超级忍耐和勤奋或许还更适于这个物竞天择的世界。就像出海迟行的渔船,只要驭正船头驶向大洋就会获得丰厚的回报,中国石油人的确晚行了,但只要在行走总会有机会。

       中石油敢为天下先,成为中国石油三巨头(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中率先思考走出去的企业,制定了投资开发中东、南美、北非、中亚及亚太五大区的海外发展战略。但由于西方石油巨头对世界石油市场抢夺式的占领,加上当时我国对外形势的严峻,能够供我们选择的市场空间极为有限,寻找走出去的突破口已成为决策者们的当务之急。

       1993年,中石油中标秘鲁塔塔拉油田,拉开了走出国门开辟海外战场的序幕。毋庸讳言,石油资源丰厚的秘鲁能够让中国人进餐的也只能是西方石油巨头的残羹剩饭。这个油田已经开发了129年,由于地下资源的临近枯竭方被原外国公司所放弃。剑走偏锋,中石油则把弃物看作机会,果断地选它作为中国石油人走出去的首选战场。从这里开始,中国石油进入了一个与世界石油巨头争雄的新时代。

       客观地说,中国石油技术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准,但就像深山闭关练剑的侠客,虽修炼到孤独求败的剑术,如果不走出深山与英雄对决便无人知晓他的高超一样,世界并不了解中国石油人的本领。现在中国石油人在世界亮相了,他们默默地走进塔塔拉,仅用三年时间便把一个濒临死亡的油田产量由8万吨提高到32万吨,被秘鲁媒体称为“20世纪秘鲁石油界最大新闻”。中国石油人出手第一剑,首战告捷。

       中石油的决策者继而将目光投向了苏丹。这里是北非石油的又一富集区,但民族间的仇视已成水火,临近内战边缘,政府对产油区的安全难以保障。在资本的世界,投资与回报之比是决策投资的神圣法则,战乱可能造成的血本无归令西方石油公司纷纷撤离。巧笑知堪敌万机,这恰给中国石油人留下了一个空间,将它作为进军中非的首选战场。1995年,中石油再次偏锋走剑,成功进入北非苏丹。在这个多事之地开发油田犹如蹈火赴汤,困难是难以想象的,但中国石油人以超凡的智慧和勤奋在这里取得了巨大成功。至2011年,开发的两个油田油气总当量达到2000万吨。

       中东地区由于伊拉克战争所造成的国际复杂形势,开辟石油战场的道路极为艰辛,但还有一个在地球上显得异常安静的地方——中亚。

       中亚腹部环里海的地下石油极为丰富,是仅次于中东的世界第二大石油资源储藏区,成为西方石油巨头梦寐以求的甜点。苏联的解体为他们提供了绝妙的机会,他们就像早已拥挤在一家超市急着抢购食品的主妇,店门刚一松动便撞门而入将货架上的东西一扫而空一样,以高效的速度购买了中亚各国能够出售的油田。

       晚行的中国石油人是不能不关注中亚的,尤其是哈萨克斯坦,因为它是中亚石油最丰富的国家,因为它将石油出口作为国家经济的支柱,因为它与我们相邻,因为它与我们兄弟相称,无数个理由都让我们不能不将它置入海外石油发展战略的蓝图。

       但盛宴上已没有座位,并且先坐者拒绝添加任何一张椅子。祈望成功的人必须拥有耐心,等待着首选战场的出现。

       为了保护和利用好本国的石油资源,哈萨克斯坦针对西方石油公司欲垄断本国石油资源的形势,制定了石油工业多元化发展战略,于1994年正式发布石油私有化计划,1995年开始公开招标出售国家持有的石油公司股份,先进入者优先购买权自行废除。

       机会来了。

       199511月,美国J.P.摩根投资公司驻中国代表到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拜访时任国际合作局局长的吴耀文,希望与中石油合作参加哈国石油项目的投标。

       写中国石油海外开发是不能不写吴耀文的。他指挥中国石油走出国门占领国际石油开发市场,在与西方石油巨头争雄中掠地拔城,夺得了足以令世界能源消费大国忧心如焚的份额。很多行业在讲到某人的贡献时,喜以“第一人”的称谓冠之,那么吴耀文可以称之为“中国石油海外开发第一人”。他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投身石油工业,从技术员做起,日月相随风餐露宿,一直干到青海油田管理局局长,近三十年基层的艰难磨砺才让他有了今天的成功。他或许不同意这个称谓,但每一位在海外拼搏的石油老总都会对你谈及他的智慧胆识和敬业守职,评价他是中国石油海外开发的开拓性人物。需要补充的是,中石油绝大多数老总都有与吴耀文相同的经历,这或许就是中国石油工业长盛不衰的原因。

       吴耀文敏锐地洞察到这个匆匆的访客正带给自己一个寻觅有时的机会,他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礼物,与摩根公司的代表达成默契后,以极短的时间组成中亚地区石油考察团赴中亚考察石油市场,并于121日开始了中国石油人走进中亚的破冰之旅。

       此时哈国石油开发市场的形势是什么呢?

       哈国开采石油已有百年历史,探明和开采的大小油田二百余座,在前苏联解体后的私有化过程中迅速改制出售,出现了田齐兹雪佛龙、卡拉恰干纳克、PK石油、哈国国家石油、阿克纠宾五大石油公司。前三位为外国控股公司,排行垫底的阿克纠宾公司为国家股份公司,也正是哈国准备出售的公司。这个公司所属的油田在哈国首次招标中,便与另一个油田和一个炼油厂成为招标项目,结果另一个油田和炼油厂被卖掉,唯独剩下阿克纠宾油田没有售出。

       抢先进入哈国的西方石油巨头们不是白痴,有利可图的买卖怎会轻易拱手让出?他们早已算计好每一块铜板。阿克纠宾公司辖让那若尔和肯基亚克两个油田,肯基亚克油田又包括盐上与盐下两个油藏。让那若尔油田为主力油田,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投入开发,年产量200余万吨,临近衰减期,设备陈旧老化,维持产能必须投入大量资金。肯基亚克盐上油藏1966年开发,年产量50万吨左右,已进入衰减期。肯基亚克盐下油藏由于地质复杂和技术制约,前苏联于1980年探明储量后,所打探井绝大多数报废,十余年来没有任何进展。更糟糕的是,就像中国改制前的国营企业一样,阿克纠宾公司还背负着大笔的债务。这样的油田在西方石油巨头们看来或许更像盛宴上的一杯残羹,美味佳肴还没尝够,何必倒那个胃口。

       但中国人的智慧是不会拘泥于这些表面文章的,老子说“图难于其易”,既然丰厚之地已被西方人占尽,那么我们就去他们不屑一顾的贫瘠之所开辟新圃。只要踏上中亚就是胜利。

       不过刚踏上中亚土地的中石油决策者此时还没有顾及阿克纠宾公司,那个美国摩根公司的代表邀请中石油收购哈国的石油项目叫乌金油田,虽然它像秘鲁的塔塔拉油田一样小,但要收购成功并作为中亚首选战场也是绝佳的选择,可惜最终因为哈国的原因招标取消。欣慰的是,在近一年的投标准备过程中,与阿克纠宾公司有了良好的接触。

       成功还需要等待。

       1997年初,哈国政府再次拿出阿克纠宾公司60.3%的股份公开招标。这意味着谁收购成功,谁就获得资产经营管理权。有力的竞争者极少,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中石油的决策者们将中亚首选战场锁定了阿克纠宾。

       吴耀文此时已出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得到消息后立即组织专家编写标书。由于资料的缺乏,标书撰写得极为艰难。312日,从哈国再次传来消息,阿克纠宾项目将在3月底截标。虽然标书还没有完成,但时间刻不容缓,吴耀文当即决定调集中石油最优秀的专家组成投标组前往哈萨克斯坦,到阿克纠宾现场收集资料完成标书参与竞标。

       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哈两国的航班还没有正常开通。320日,投标组从北京飞往乌鲁木齐,再转火车到达中哈边境的霍尔果斯过关。但由于走得急,又不晓哈国的入境规则,没有准备健康证明而未能通关。好在刚刚独立的哈国一切制度执行得都不怎么严格,通过一番不好写入文章的协调,第二天便准许入关。哈国的交通极其不便,出关便是荒原。巧的是新疆克拉玛依油田的经贸公司有个车队在哈国搞运营,投标组便搭乘他们的货车前往哈国首都阿拉木图。

       三月的哈萨克斯坦还是冰雪的世界,它便以砭骨的寒风迎接中国石油人。专家们没心思理会车外不礼貌的天气,紧迫的时间和没有完成的标书耸立成一座高山,已压迫得他们神经紧绷,血脉喷张。他们深知此行竞标的意义,就像大军前行的先锋,第一战的胜负决定了全军的胜败。此战不胜,中国石油在中亚的首选战场将再次落空,战略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有形与无形的损失都是巨大的。他们只有鞠躬尽瘁与时间竞跑。

       321日当天到达哈国前首都阿拉木图,不顾长途的颠簸劳顿,立即乘飞机前往阿克纠宾市。找到阿克纠宾油气公司后,没休息便又投入技术考察中。

       仅四天便完成了阿克纠宾两个油田所有资料的收集,325日投标组乘俄罗斯中转飞机飞回阿拉木图。

       接着便是夜以继日编制标书的工作。谁都不敢和衣而卧,担心躺下便难以爬起来。编制的进度是以小时计算,哪一个环节没有完成,都有可能前功尽弃。极度的疲倦让每一个停顿都有可能进入睡眠,上下电梯的摇动竟会令他们在闭目中睡着。

       最后的工作是由翻译人员完成的。此时已是以分钟计算进度。他们连思维的停顿都已消失,就像高速奔驰的列车,不达目的便呼啸飞驰。当译文交稿时他们的脸已经变成了蜡黄色。

       330日,当投标组将标书装订成册赶到哈国国资局时,离截标时间只剩下十五分钟。

       与中石油竞标的有阿莫科、德士古公司等享誉世界的公司,但势在必得的中石油使其后的工作变得不再复杂。199764日,中石油如其所愿一举中标,以3.2亿美元购买阿克纠宾油气公司60.3%的股份,获得公司资产经营管理权。

       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遂更名为中油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

       中国石油人终于走进了哈萨克斯坦。

       艰难的启程:       即使是泥潭也要踏出坦途      

       欢笑只在中标的那一瞬,因为赢得战场后,等待的就是拼杀。我们不能像西方石油公司抢得肥肉后只需享受盛宴,我们接手的是一个残局,挽救局面需要付出巨大的财力和智慧,否则便只有出局败走中亚。

       既然是首选战场,中国石油人就准备了足够的胆略和筹谋。

       战场上的谋略无出孙子兵法之右者。孙子曰: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不竭如江河。是说作战以正兵对阵,以奇兵制胜,善出奇兵便像天地那样变化无穷,像江河那样奔流不息。国策既定,胜败便决定于兵势。

       但困难还是出乎接收代表组的预料。

       最大的困难是中石油制定走出去的方针仅四年时间,几乎没有海外石油开发专家可供派遣,能够点将出征的均不具备国际化大公司的管理经验,不仅不了解哈国的投资环境,甚至不了解哈国的法律。更何况进入的是当年中国的老大哥国家,让他们接受小弟弟的管理,民族自尊产生的抵触情绪自然而然转换成心理对抗。

       接收代表组由王仲才为总代表。十年后,经过阿克纠宾的磨砺,王仲才成长为中石油著名的海外石油开发专家,可他当时的第一项工作却是到新疆油田挑选四十位懂哈语的各路技术干部,他们都没有海外工作的经历,但这已是吴耀文能够配给王仲才最好的队伍了。

       1997107日,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中方代表组正式成立。

       101213日,代表组首批21人分两批到达阿克纠宾市。这座拥有三十万人口的城市坐落在哈萨克斯坦西北部,是阿克纠宾州的首府,相当于我国的省会城市,但它的市政建设只近乎于我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县城水平,在荒原的包围中显得那样苍凉和敝旧。前苏联在代表组大部分人的心中曾是社会主义的天堂啊,这么落后的样子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专家们入住的宾馆叫“依列克”,据介绍是阿克纠宾市的高级宾馆,但要放在国内的省会绝对在拆迁之列。所有的设施都像垂暮的老人一样外表斑驳内质病笃,浴缸马桶不是堵就是漏,天花板上的涂料时不时剥落坠到床上桌上。最考验专家们的是进入哈国时恰逢入冬,哈国漫长的冬天气温极低,宾馆的取暖设备却形同虚设,几乎没有热度,客房的窗户结着一层厚厚的白霜,推门进去就像进入了冰窖。宾馆方只好每个房间配一只电暖气,可又因为城市供电不足,电暖气开不起来。夜晚睡觉要将所能盖的衣物都堆在被子上,捂头蜷身到天亮后发现,被头出气处竟是一层硬硬的白霜。每天早上公司派一辆大篷车接他们上班,从冰屋到冰车,车还没开动,羽绒服已被凛冽的寒风吹透。

       吃饭成了过关,哈餐就是奶酪、烤肉、生菜,人家吃得津津有味,我们这些素食“动物”几顿下来便开始反胃拉稀,开饭时纯粹为了生存硬着头皮往下咽。后来大家想办法自己开火做饭,虽吃得极其简单,总算让胃接受了。

       1998年新年公司放假,看着聚在异国他乡冷清的宾馆里的专家们,王仲才说,过年了,咱们吃顿饺子吧。于是有人自告奋勇上街买菜,孰料跑遍全城只买到一棵白菜。

       生活在内陆草原马背上的哈萨克民族没有种植蔬菜的传统,加上干旱少雨,蔬菜短缺而昂贵,新年之际能够买到一棵白菜已算幸运。但一棵白菜的饺子年给了王仲才极大的刺激,两年后,当公司刚刚涉过险滩,他便力主投资287万美元建设了一座哈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现代化温室蔬菜大棚,让阿克纠宾市的居民一年四季吃上了新鲜的蔬菜。不过在大家端起饺子的那一刻,心中澎湃着的是为了祖国的能源安全坚定意志战胜一切困难的满腔热血。

       阿克纠宾油气公司成立于1981年,前苏联解体后,哈国将它改造成国家股份公司,1996年注册上市。公司固定资产6亿美元,年产原油262万吨,销售收入1.37亿美元,净利润4100万美元,员工九千余人。这些家底看着还不错,可当代表组进驻公司还处在熟悉阶段时,便感受到了收购这家公司作为首选战场的代价。

       由于哈国刚刚走上私有化,国民的思想大多还停留在公有制时代,阿克纠宾油气公司虽然1993年便已转制成股份公司,实际上还在吃大锅饭,不懂管理,经营混乱,腐败滋生,每个有权者都可以自定价格批条子,无需付预付款便出售原油,销售款难以回收,连营业税税款都交不出,加之产量徘徊不前,资金入不敷出,只好由州政府贷款维持生产,这又背负起沉重的债务。机关臃肿,人浮于事,员工超编,人心涣散,公司出售前已经数月没有发工资,账上无款,致使公司账号被银行冻结,生产经营处于瘫痪。可以说,哈国再不出售这家公司,离破产只有一步之遥。

       根据出售协议和对哈国政府的社会责任承诺,中石油接收后要马上清算债务,还清税款、贷款。而中石油对阿克纠宾项目的要求是,一旦接管公司后,作为股份公司所需资金就要自身解决。资金的来源无非就是销售原油。对于原油销售,由于阿克纠宾没有连接国际市场的输油管道,只能依靠原苏联修建的管道输往俄国边境城市奥尔斯克炼油厂,被桎梏在哈、俄两个石油输出国市场的原油也只能售出低廉的价格。公司还没接管便在资金运营上承受起沉重的包袱。

       前苏联解体后,哈国走上宪政民主的道路,虽然新体制还不成熟,但相应的法律都已具备,尤其针对保护本国公民的劳动法更是清晰完备。面对阿克纠宾公司臃肿的机构和超编的员工,政府是绝不去触动的。更有意思的是员工得不到工资也不去找政府,似乎都在等候收购者的到来,让他们去解决一切,就好像设下一个口袋等着傻瓜去钻。笔者曾听一位到阿克纠宾油气公司工作的中方承包经理诉苦说,哈国对劳资纠纷绝对倾向哈方员工,只要哈方员工告到劳资调节部门或检察院,中方必败。不知哪个早上就会有代表找来说罢工了,于是便开始谈判工资提升问题。甚至对经理不满也会罢工,要求撤换经理,否则不开工。这虽然反应了哈国民主制度的进步,但对不甚了解哈国法律的接收代表组来说,不啻又是一个难闯的关口。

       行文至此,我们终于可以明白为什么那些抢先进入哈国的石油巨头们没有垂涎阿克纠宾公司了。

       这令我想到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军攻占日本的硫磺岛战役。2.3万名日军固守岛上,而岛只有东面有一块很窄的沙滩,其余都是礁崖峭壁。美军为了攻占岛屿只有冒死强攻滩头,结果以566名士兵生命的代价拿下沙滩作为登陆点,继而攻占了硫磺岛。用这个比喻来说明收购阿克纠宾公司所付出的巨大代价或许不太适宜,但道理是一样的,为了完成战略任务,付出代价是不可避免的。

       可贵的是,中国石油人付出代价选择阿克纠宾作为中亚首选战场,绝不仅仅是为扩大战场服务。无所作为不是他们的性格,他们追求的是开辟这个战场就要收取丰厚的回报。

       即使是泥潭,也要在上面踏出坦途。

       21个中国人到异国他乡接收领导一个万人的大型企业,这本身就是件开天辟地的事,对中国人是个新生事物,对阿克纠宾的哈国人也是件新鲜事,只是哈国人的心理更加复杂罢了。公司的一位技术老总对代表组的同志说:“你们的石油技术是向我们学习的,只不过我们现在缺钱,不得已把你们请来了。你们看中的是我们的石油资源。”一句话道破公司哈方人员心底的思想。

       是不服气,是看热闹,是畏惧,是疑惑,或许还有点儿仇视。

       吴耀文对王仲才的要求只说了两句话:一是要与哈方共赢,没有这个思想站不住脚。二是从开局就要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要有国际化大公司的模样。

       总公司的投资是生产投资,公司运转起来还要靠市场运营,可王仲才接手公司后,手中竟无资金可供使用。没有钱一切都是空谈,何况公司近万哈方员工等着他发工资呢。王仲才上任的第一件事情是筹集资金给员工发工资,启动公司的运转。

       销售原油是获得资金的唯一来源,可按照旧有渠道不仅油价低廉,而且一时收不到款。王仲才只有向家中求助,通过中石油总公司与总公司所属的中国联合石油公司签署了原油销售合同。这是阿克纠宾公司有史以来签署的第一份国际化销售合同,也将是中石油在中亚实行石油开发战略运回国的第一批原油,更是中石油海外开发项目由陆路进入国内的第一批原油,其意义早已超出为阿克纠宾公司筹款的初衷。就在代表组进驻公司的第十天,首批

1234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扫码访问手机版

QQ of Webmaster|关于我们|网站地图|手机版|无图版|油气储运网 (鲁ICP备11007657号-3)

GMT+8, 2019-7-20 00:37 , Processed in 0.09477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